免费看污

1月 12, 2021 |

如果叶氏真有自己的儿子,以叶氏的性子定然容不下宇文琰。

凌薇问:“你真这么想的?”

宇文琰肯定地点头,“今晚我很生气,为叶氏诅咒我儿子。但我现在不气了,叶氏根本不配做我的母亲,也不配做耀东的祖母,她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他的娘是这样的年轻,更像是他的姐姐。

宇文琰却没有半分的陌生感,自然而然地与她亲近着,他半是撒娇地道:“娘,我累了。”

“到娘床上睡一会儿。”

宇文琰低应一声,“我睡娘怀里。”

他喊她娘,这一声娘,她等得太久了。

久得像是上辈子的梦。

母子二人到了内室,凌薇坐在床沿,宇文琰枕在她的腿上,抬眼看着凌薇。

凌薇瞧着宇文琰与自己兄长有几分相似的面容,勾唇一笑,听说宇文琰与凌家的二爷也长得极像。

这,许就是缘分!

灯光洒落少女脸上一如往常可爱俏皮

连凌老爷也说,他第一次在天龙寺外面见着宇文琰,就觉得亲切。

这是谁也割舍不断的血脉至亲。

他沉睡的面容并不安详,眉心皱起的纹路深深,似不知含了几许苦楚的心事。他的面庞线条柔和中却透出三分刚毅,惯常的雍容淡笑让他显得高贵沉稳,机智内敛,但他此刻沉睡着,睫毛颤动得像不安稳的孩子,依稀又让凌薇忆起年幼时稚气而顽皮的他。

凌薇看着宇文琰,不停地告诉自己:这是我的儿子!他终于唤我娘了,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什么苦都能吃……

五更天时,凌薇小心地移近宇文琰。为他掖好被子,小心翼翼地出了内室。

没想,还有人比她起得更早,却是凌老爷。他正整衣迈出客房,瞧见凌薇。低声道:“妹妹怎不多睡会儿?”

“这么多年了,我还没给阿琰做过一顿饭呢。我想去厨房给他做顿饭!”

凌老爷见凌薇的眼睛还红肿着,“妹妹吃了这么多年的苦,总算要苦尽甘来了,你放心,这一回,做哥哥的拼尽一切也会护着你,再不让你受苦。”

凌薇赧然一笑。“我不苦,我现在高兴着呢。阿琰唤我娘了,我有个贤惠的儿媳妇,还有孙子……”

其他女人有的,她都有了。

凌薇挽起衣袖,出了院门。

凌老爷一路跟了过来,折到别苑的大厨房里,站在门口。看凌薇熟练的生火、加水、添米、洗菜。

虽然凌薇幼时在德州家里也会,凌老爷想到她吃的苦,心头一阵酸涩。被毁容貌,不能与亲人相见,不能与儿子相认,凌老爷越想越是怜惜。

凌薇的水烧开了,才有婆子、丫头到厨房。

一见她已经忙开了,婆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夫人今儿起得也太早了。”

凌薇笑了笑。“今儿府里来了客,我想亲手做些羹汤。”

就在凌薇忙碌的时候,宇文琰在牙床上睡得正香,早前的拧眉,也渐渐的舒缓开来。

院内的婆子、丫头渐次醒来,辛氏叮嘱道:“王爷还歇着,你们都小声些。”

苦儿一睁开眼,唤了声“姥姥”,不待慧娘给他穿好衣裳,就往外面跑,慧娘一把扯过孩子,“你急什么,这几日家里有客人,不许没个样子,把衣服穿好!”给他穿戴整齐,重新梳了头发,这才放苦儿出屋。

辛氏生怕苦儿吵闹,抱了苦儿出院门。

凌大爷也起来了,伸着懒腰。

慧娘梳洗完毕,折入花厅,开始整理花厅的桌案。

婆子则取了大扫把,正要清扫,慧娘打了个手式,婆子搁下扫把,用手捡了院子里的树叶、杂物,不多会儿,院子里也是干干净净。

丫头们或去井边提水的,或准备铜盆的,倒也是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凌薇备好的晨食,令丫头们捧入花厅,又摆放到桌案上,自己折入内室,宇文琰睡得香甜,扰得凌薇都不忍心唤下他了,正准备退出内室,宇文琰已启开双眼,隔着轻纱,看到床前的妇人,“娘”,一声出口,免费看污连他自己都如同是在做梦一般。

凌薇应了一声,“做了你爱吃的羹汤还烙了葱花饼,做了个凉拌三丝,听妍儿说,你最爱吃了。”

宇文琰傻笑着,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凌薇取了外袍,像侍候小孩子一般,服侍他穿好衣服。

宇文琰看着凌薇尤显年轻的脸,要不是她穿得得体的衣着、打扮,还真不敢相信,这会是他娘。

凌薇笑问:“瞧什么呢?”

“娘也太年轻了。哈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姐呢。”

凌薇愣了一下,眨着眼睛,“这皇城里,十五六岁生孩子的多了去,人家可不比我还年轻。”

宇文琰不再说话,走到铜盆前洗漱完毕。

凌薇拿了自己的梳子,给他重新梳了头。

宇文琰这才忆起,从小到大,老王妃没有给他梳过头,倒是老王爷给他梳过几回,更多的时候都是小安子和乳母嬷嬷,而今乳母嬷嬷回乡下养老,享清福去了。在他上山学艺时,老王妃就不大喜欢乳母嬷嬷的,许是觉得他与嬷嬷之间比老王妃还亲近吧。

花厅八仙案上,摆着两样粥,又有一钵羹汤,两盘子烙得如纸薄的的饼子,又有稍厚的一盘葱花饼,还有凉拌三丝、两样小腌菜。

苦儿爬上桌子,瞪大眼睛大叫:“凌姥姥……做……做……”

慧娘厉声道:“好好儿说话。”

“凌姥姥……做……好多!”

慧娘满意地笑了一下,她可不能再任苦儿这般下去,本不是结巴。到时候真成结巴了,这些日子已经略有好转。抱了苦儿道:“客人没上桌,你倒先爬上去了,当真没个规矩。”

宇文琰出来,便见花厅两侧的太师椅上坐着凌老爷父子俩。

凌薇道:“哥哥和修贤快坐下吃饭!”

修贤,是凌大爷的名讳。

宇文琰抱了抱拳。看着与自己长得有些相似的凌老爷,“舅舅!”倒也叫得干净利落。

凌老爷先是一愣,爽快地应了声“嘿”,起身走到案前,宇文琰坐在凌薇右侧,凌老爷坐了左侧,一边又坐了凌大爷。

凌薇瞧着宇文琰吃,取了薄饼给他卷三丝。

苦儿瞪着一双乌黑的眸子。瞧了良久,才道:“羞!羞!多大的……人了,还让……凌姥姥……给你卷……饼儿吃!”

宇文琰笑了一下,“你不也让我卷饼吃。”

苦儿道:“我是小孩子。”

宇文琰大口吃着,在他看来,这是最美味的一顿早膳,嘴里包着饼,喝着凌薇做的早饭。说不出的香甜、可口,“今儿,江家的几个孩子要到府上玩。昨日。妍儿也不知怎了,突然心血来潮要四下搜索,在上房院子里搜出个稻草人,写着妍儿的名讳,还扎着针……”

小安子此刻从前院厢房里过来,边走边抹着嘴。瞧这样子,似刚吃过了,行礼道:“奴才给王爷请安!”

宇文琰道:“这么早就过来了?”

小安子笑道:“王爷忘了,今儿江家几位少爷、小姐要去府上玩。还有王爷午后要回金吾卫当差……”

“你派窦勇去镇国公府一趟,捎句话去,让神武候帮我值几日,回头我还他。”

小安子道:“怕是不成。听说镇国公府的大公子、二公子都病了呢,神武候今晨还捎了话去王府,要让王爷帮着值几日呢,说是家里走不开。”

宇文琰蹙了蹙眉头。

他是真有事儿,想要与凌老爷父子商议凌薇的事呢,他都这么大了,娶妻生子了,好歹得让老王他给凌薇一个名分。

凌薇道:“我瞧就别换了,正事儿要紧,还是回宫里当差吧。”

辛氏问:“可知道镇国公府的公子得了什么病?”

小安子目光怪怪的,宇文琰给了个“你说”的眼色,小安子道:“听说大公子、二公子报喜了。”

是天花!

辛氏回过神来,对慧娘道:“我给你抓药的时候,也听医馆的人说,这几日染上天花的孩子不少。你可别带苦儿出门了,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慧娘应道:“我省得了。”

苦儿扁着嘴,直嚷:“姥姥坏!”

辛氏道:“这会我宁愿当坏人。”

宇文琰大喝了一口羹汤,凌薇递了卷饼呢,他摇头道:“都吃五张了,再吃不下了。娘,你吃!”

小安子一听他唤娘,怔得一愣一愣的,难怪瞧着这屋里坐的人,这位美貌夫人,与宇文琰长得还真像,还有一边坐的父子,那就更像了。

宇文琰道:“这事儿,我得寻了我岳父商议,他的主意最多。我岳父是个文人,就是性子傲了些,人倒是极好的。回头我引荐给舅舅见见!”

小安子没闹懂这是怎么回事,宇文琰居然叫那个和他长得像的叫舅舅。小安子伸手揉着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昨晚,宇文琰进来后,他就去了前院厢房睡,只留了两个在院外值夜的护卫,天一亮,就有旁的护卫来把守,只怕他们也不懂这院子里的事。

凌大爷道:“听说江家二房的九驸马是个极会做生意的,现在燕州、云州、登州、卫州、德州、冀州等十几个州地都开设了拍卖行。”

宇文琰颇是得意地道:“这拍卖行的生意还是我娘子想的呢,嘿嘿,厉害吧!除了皇城、冀州两处,旁的地方每处拍卖行都有她一成的份子钱呢。”

辛氏面露惊色,“那王妃的钱岂不是很多?”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