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ons软件下载

1月 21, 2021 |

  addons软件下载 “断袖”微挑眉梢,司马霁月眸光一闪,掠过一道寒意,“你听谁说的”

   “呵呵,还不承认”不屑地扯了扯嘴角,慕容长欢斜着眼睛睨着他,语带轻蔑,“王爷这是敢做不敢当吗大街小巷都这么说,你当我傻啊,什么事儿都不知道”

   “是吗”

   司马霁月微一沉吟。;;;;;;;;

   又道。

   “断袖就断袖罢不过你放心,本王会对你负责的。”

   司马霁月这样说,分明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哪怕慕容长欢的思想再怎么开放,没有受到古时候那些教化的束缚,不至于被他戏弄一下就死去活来哭天抢地的。

   但总归是觉得别扭的。

   她原本是张扬惯了的性子,受不得别人的压制和颐指气使,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九王爷的威严,便是为了不落下风,好叫九王爷知难而退,别三天两头地找她的麻烦

   可没想到司马霁月这样难搞,硬生生的一块铁板,踢得她脚指头都痛了,却是毫无作用。

   眼下连着吃了几回鳖,慕容长欢难免心下怨念深重,然而又不得法,奈何不了对方一股气正憋得慌,就听到司马霁月有意无意地强调了这么一句,直勾勾地往她的痛处上戳,可别说她没有好脾气,便是她脾气再好,这下也是要发飙了

   美腻清纯少女成最美守门员美照

   眼神骤然一冷,面色陡然一黑,慕容长欢紧抱着怀里的被子,剔着眉梢睨了司马霁月一眼,就连语气都是森森然的。

   “负责九王爷这是打算付钱给我吗本小姐可是很贵的,你付得起吗”

   司马霁月扯了扯嘴角,不以为然。

   “本王知道你喜欢钱,可是这种事若是谈钱,六小姐不觉得有贬自己的身价吗普天之下,恐怕只有青楼里的女子才会开口管恩客要钱,所以即便是六小姐想要自暴自弃,本王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六小姐自甘堕落。”

   “呵呵。”

   慕容长欢冷笑两声,面上满满都是鄙夷之色。

   “还真是什么道理都叫王爷给占了,也不知道方才是谁干的好事这会儿怎么又演起正人君子来了不想给钱就直说嘛,本小姐又不是不知道你抠门,堂堂一个王爷,一毛不拔成你这样的,想来也是少见了,果然比不得六王爷出手阔绰”

   说到后来,见着司马霁月眸色微寒,慕容长欢心下哂然,知道六王爷是他胸口的一枚刺,即便变本加厉,咂了咂嘴巴继续冷嘲热讽。

   “啧,原先还没什么感觉现在这么一比较,那个讨人厌的六王爷好像突然就变得顺眼了许多当真是有比较才有差距,至少六王爷送我东西,不会厚着脸皮要回去,更不会趁人之危占人便宜,说起来六王爷的脾气也要更好一些,总是笑着的,而不会老板着一张脸,好像跟每个人都有深仇大恨一般”

   司马霁月凤眼微眯,冷笑着打断她。

   “一口一个六王爷,怎么你看上他了吗”

   慕容长欢不惧他的威慑,抬眸凛对。

   “看上又如何,没看上又如何本小姐爱喜欢谁喜欢谁,这是本小姐的私事儿,你管得着么”

   最后一个音节尚未落下,司马霁月倏然出手捏住了她的下颚,尔后俯身逼至她的面前烛火照耀之下,仿佛一个慑人的黑影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

   慕容长欢微微一惊,却是不动声色,就连眼睫毛都没眨一下,直勾勾地同他对视,眼角处轻蔑更甚。

   “王爷说不过我,该不会又想动手了吧”

   “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司马霁月拿她的话回了一声,深邃的瞳孔中神色晦暗不明,叫人摸不透看不穿,“便是你不愿意,可你拦得住本王吗如若本王真有那个念头,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力气在这里同本王呛声”

   虽然琢磨不透司马霁月的心思,但既然已经知道他是个断袖,慕容长欢自是没那么容易被他唬住,便就换上了一张笑意盈盈的脸,眉梢轻挑,媚眼如丝,故意捏着嗓子迎了上去,道。

   “你以为本小姐是被吓大的吗要是王爷真下得了手,那就来吧”

   不就是比耐力嘛,她奉陪便是了,看看到底是谁先撑不住

   看着那张秀气的小脸,不笑的时候三分清纯七分清冷,笑起来时而张扬时而狂妄,时而烂漫时而冷魅,却是不曾像现在这样妩媚明艳司马霁月的瞳色霎时又浓郁了几许。

   原本他是想慑她一慑,迫使她屈服退却。

   然而眼前这个女人总是不按理出牌,竟然迎了上来,比他还要主动

   司马霁月的身边从来不缺美人,故而他很难被女子所迷惑引诱,可是见着慕容长欢这样笑,双目含情,风情万种

   几乎是鬼使神差的,不等他反应过来,冰薄的双唇便已贴了上去。

   这样不由自主的举动,就是连他自己都有些微微的吃惊,当下就僵了一僵,尔后便像蜻蜓点水一般,立时又退了开。

   一进一退,速度快得叫人来不及反应。

   刹那间,慕容长欢只觉得心头一沉,倏地抡圆了眼睛,心中霎时呼啸而过一万头草泥马

   尼玛啊他来真的

   一惊之下,慕容长欢立时回过神,扬手就一巴掌糊了过去

   作势要将他一巴掌拍到墙壁上,抠都抠不下来

   司马霁月迅速避开,抓住她的手腕,死死地锁在了半空之中,纹丝不动,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慕容长欢想要抽开手,却是挣扎不得,顿时大怒

   “你、你特么不是个断袖吗不是一亲女人就会昏倒就会吐得死去活来的吗怎么这次又没事了”

   瞅着某人一脸哔了狗的表情,司马霁月也不解释,只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从薄唇中呵出几个淡淡的字节。

   “不要跟本王作对,你惹不起。”

   慕容长欢登时漏了一拍心跳,没想到这厮竟如此丧心病狂,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何止是变态,简直变态到了极致

   一向无惧无畏的她,此时此刻也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几分忌惮。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