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禁止草莓深夜释放自己

1月 13, 2021 |

  18岁禁止草莓深夜释放自己 阿幼朵眨了眨眼,声音娇俏:“君墨哥哥为何这样说?”

   君墨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总觉得阿姐身边的人,个个都十分厉害的样子,神神秘秘的。只是阿姐凡事也不让我知道,总让我安心。”

   “大抵是为了你好吧。”阿幼朵想了想道。

   随后把棋子收回棋篓子里,幽幽叹了口气。

   “怎么了?叹什么气?”君墨低声问着。

   阿幼朵笑了笑:“你还记得之前我同你一起出门的时候,在一家店里面买过桂花甜汤吗?”

   君墨仔细想了想,点了点头,他记得,他第一次发现赵云燕的时候,就是阿幼朵去买桂花甜汤的时候。

   “最近不知道为何,突然有些想要吃那桂花甜汤了。”

   “这好办啊。”君墨连忙道:“阿姐虽然将你关在此处,也不让我出门,只是叫人去买一碗桂花甜汤,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你等着,我待会儿就让人去买。”

   阿幼朵脸上满是喜色,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君墨:“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买回来我就给你送来。”

   阿幼朵高高兴兴地点了点头:“夫君对我最好了。”

   无聊白领下班后的独身生活

   从阿幼朵的房中出来,便正好遇见昭阳上了楼。

   昭阳见着君墨身后的房间,略略挑了挑眉:“去探望阿幼朵了?”

   君墨颔首,沉吟了片刻,走到了昭阳身侧:“皇姐,阿幼朵叫我派人去给她买一碗桂花甜汤。”

   “哦?”昭阳眯起眼来,脸上带着笑:“不过一碗桂花甜汤罢了,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在何处,你叫人去买就是了。”

   君墨将地方说了,才又压低了声音道:“这城中皆是阿其那的人,阿幼朵不会无缘无故地想要吃一碗桂花甜汤,我料想,应该是想借此往外传递消息,是想要逃……”

   昭阳颔首:“嗯,南诏国大军到了沧浪江对面,定然是想要行动了,这个时候,阿幼朵自然不希望自己还留在这里,成为我们威胁阿其那的一颗棋子,必然会想方设法地逃,倒是在我的意料之中。”

   昭阳看了君墨一眼,嘴角一勾笑了起来:“无妨,她要逃就逃,正好,我抓她起来,便是为了让她逃的。”

   见君墨眼中满是疑惑不解,昭阳也不多加解释,只笑了笑:“阿幼朵逃了,比关在这客栈中对我们有用……”

   甜汤买了回来,君墨便叫人送到了阿幼朵的房中。

   倒是果真不出君墨所料,没两日,客栈中就出了事。

   那日昭阳带着人离开了客栈,只君墨连同暗卫留在客栈之中。

   君墨正在房中看书,就瞧见窗外有人影闪过,君墨心中警惕,急忙站起了身来,走到了门口,窗户被猛地撞了开来,一个黑影从窗口闪了进来。

   君墨急忙推门而出,高声大呼着:“有刺客!”

   暗卫急忙现身,围在君墨身侧,将君墨护在中间。

   只是却不见刺客的身影,暗卫统领连忙道:“快,阿幼朵还在恭房之中,快去看一看。”

   说着,就带了两个暗卫进了恭房。

   君墨也跟在暗卫身后走了进去,刚走进恭房,突然,从恭房狭小的窗户口飞进无数用纸折的鸟。

   那些纸折的鸟像是有生命一样,径直朝着暗卫们扑了过来。暗卫急忙拔剑抵抗,那些东西没什么攻击性,只是数量不少,等着暗卫将那些东西全部砍落之后,打开恭房的门,却发现阿幼朵已经不见了踪影……

   暗卫首领的脸色有些难看:“阿幼朵,逃了!”

   “首领,可要追?”有暗卫问着。

   暗卫首领摇了摇头:“保护好二公子。”

   君墨被暗卫护着回到了房中,房中早已经恢复了平静,除了被打开的窗户,并无任何异常。

   暗卫仔细检查了房中,确定并无任何威胁,才又各自藏在了君墨的房间各处。

   君墨重新把书拿了起来,只是眉头紧蹙,心中满是担忧,怎么也看不进去。

   过了好一会儿,君墨才站起身来出了房间。

   见着昭阳身边侍候的丫鬟立在走廊中,君墨面上一喜:“皇姐回来了?”

   丫鬟点了点头:“暗卫首领正在屋中禀报要事。”

   君墨点了点头:“今日你们出门,可遇到了什么事情?”

   那丫鬟有些诧异,却也并未隐瞒:“城门被人关上了,禁止任何人进出。说是聊城的城守下的令,可是聊城城守都被陛下给杀了,如今新城守尚未任职,聊城之中根本无城守,却不知是谁下的令。”

   君墨却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阿其那,必然是阿其那,是他下的令。”

   如此说来,阿其那是准备动手了?

   君墨立在门外等了一会儿,见着暗卫首领出来,才快步走了进去。

   “皇姐。”

   昭阳点了点头:“我都知道,阿其那恐怕是准备动手了。我已经命人去接赵云燕去了,咱们所有人就守在这客栈中,寸步不离便是。”

   君墨点了点头,嘴唇微微泛着白。

   他自然明白如今局势到了怎样紧要的时候,阿其那太过狠辣,若是一个不小心,他们便都要葬身在这聊城了。

   君墨抬起眼来看了看昭阳,见她神情仍旧淡然,嘴唇微微动了动,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若不是为了他,皇姐也不用到这儿来,以身犯险。

   只是如今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等了一会儿,果真瞧见门被打了开来,赵云燕,连同那日见过的那个顾清泽,一同从外面走了进来。

   昭阳在同顾清泽说着话,谈论的是如今聊城的局势。

   君墨只抬起眼来,目光定定地落在赵云燕的身上。

   此前倒也见过她几回,只是每次在阿幼朵和护卫的眼皮子底下,也不敢多说什么,加之她衣衫褴褛,脸上戴着人皮面具,还弄满了泥污,也全然瞧不见原本的模样。

   如今她倒是已经换上了干净衣裳,洗去了脸上的伪装,恢复了原本的容貌。

   只是瞧着瘦了一些,黑了一些,憔悴了一些。

   赵云燕也似乎有些怯怯,一直站的远远的,小心翼翼地看着君墨,不敢上前。

   “站那么远做什么?”君墨嘴角一勾,笑了起来。

Posted in: 未分类